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这小子做了什么?!”

    苏礼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很是让他有些头皮发紧的声音。

    “灵威叔叔,怎么了?”他先装傻一波,想试试这青帝分念知道多少他的事情。

    不过人家青帝那是万古长存的大佬,这种小心思真的是不必要耍的。

    他很快就恢复了平淡而威严的语气道:“不必如此小心翼翼,我一直在你的小千星界中闭关,对你外面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

    说着,他顿了顿又道:“我只是感觉到这明珠界的空间定位发生了变化,竟似在不断升高。”

    “咦?”

    这次轮到苏礼惊讶了……这种事情,难道和他有关吗?

    “所以小礼,你究竟做了什么?”青帝生灵威再次语气严肃地问,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这很重要,因为还没有出现过即将滑落冥渊的世界又能再次上升的先例。”

    苏礼迟疑道:“我并没有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值得称赞的事情……并非我自谦,而是我并未从这世界意志上得到任何反馈。”

    “世界意志?”青帝的声音惊异了一下,随后他微微停顿似乎也是在感知这世界意志……

    片刻之后,他用一种极端无语的语气说道:“你还要让这世界意志怎么给你反应?连天谴的控制权都交到你手上了……换句话说,若是你愿意,可以直接让这整个世界都成为你的神国!”

    苏礼:“!!”

    竟然是这样的吗?!

    他茫然了一下,然后觉得果然自己与那天雷劫云沟通的时候没有一丝阻碍……

    然后他‘嘿嘿’笑了一下道:“我只是将从这世界收集的此世之浊都丢进了冥渊里……”

    青帝的声音微微沉默,然后叹息道:“原来如此,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竟然都没想到……”

    “你可知冥渊魔物为何如此向往凡间?”

    “生灵血肉只是很肤浅的一方面,真正的原因还是它们渴求着此世之浊!”

    苏礼惊讶地问:“可这何必呢?冥渊本就是至浊之地,它们不缺浊物吧?”

    青帝回答道:“此世之浊是特殊的。”

    “冥渊虽然至浊,但是又如何能够比得上此世之浊这般汇聚了一方世界生灵欲念的‘有灵之浊’?”

    “冥渊中寻常的浊气对于魔物来说不过像是凡人呼吸的空气、喝的饮水,再寻常不过。但是如果换成是‘此世之浊’,那么就成了能够助它们突破生命桎梏的神物!”

    “但是对于此方世界来说,此世之浊就是将世界拖向冥渊的至恶之物……你将此世之浊都丢入了冥渊,也就意味着给这世界‘减了重’。于是世界上浮,开始脱离与冥渊的接触。”

    苏礼这才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

    原来哪怕他封印了那此世之浊,但是只要他自己还在这世界中,此世之浊的另一种影响就依然存在,它们依然会拖着这世界不断往冥渊坠落。

    但是当他将此世之浊全部丢入冥渊之后,才是让这世界彻底摆脱了影响,从而开始了自救。

    “可是灵威叔叔,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苏礼依然疑惑,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从古至今没人尝试?

    恐怕不是不试,而是不能吧!

    果然,青帝随后解释道:“因为这种事情在我等理解来是‘得不偿失’的。”

    “世界坠落必然是受到此世之浊的重力拖拽。可那样一来世界坠落之后,绝大部分的此世之浊也会直接融入冥渊大地,无法被魔物利用起来。”

    “可是如果将此世之浊直接丢入冥渊……也不知又要造就出多少深渊之子乃至冥渊大君来了。”

    苏礼听到了新名词,他忍不住疑问:“大君?”

    青帝答道:“现在已知的冥渊之中最强的生命体,拥有着单体灭世之能的冥渊大君……算得上是冥渊之中的主宰吧。”

    苏礼想到了那被开膛破肚的深渊之子尸体,心中立刻有些戚戚然。

    他说:“这冰涡下面,应该也有一头冥渊大君吧……”

    青帝却是说道:“无妨,若是它真的要出现,那么我耗尽这化身中的神力应该能阻止它。”

    苏礼慎重地点点头道:“灵威叔叔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天谴尚存,也不知它是否能抵挡得住天谴一击?”

    青帝听了说道:“这是个好主意,有天谴再加上我的残余神力,就足以将之重创了。”

    苏礼心中听了就有些底气了,他没再多说什么,而是从冰涡中飞身出来回到了自己人本阵中。

    此时在宋锐的指挥下,外面的战局进入全力输出的清场状态……那些低等魔物是无所谓,高等魔物配合得当也可以搞定。

    但是唯有深渊之子是麻烦……

    这种冥渊生命真的是太难杀了,不但皮糙肉厚而且恢复力极快。

    哪怕是爆掉了脑袋也能够很快再长一个出来,就算切成两半甚至能够直接变成两个深渊之子……虽然体量与力量也都减半,可如果放任其恢复,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恢复成两个完整的深渊之子!

    这种怪物真的是太难对付了,好在它们本身也是如非必要否则绝对不会玩‘自体分裂’,否则这仗就真的难打了。

    真仙修士对付深渊之子的优势就在于,他们都处于强电磁场中,可以不必担心对方的细胞侵蚀力。

    原本深渊之子的血肉洒下,那都是能够制造一方恶地的。

    现在至少这些血肉洒下就会在强电磁场中快速崩解,不必担心后患了。

    苏礼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宋锐指挥着那百人元婴操纵着剑匣对冰涡附近进行覆盖式轰炸。

    只见那百人各自扛着一个比他们人还要大的剑匣,随后对着冰涡处连续激射磁符飞剑……

    那场面,让苏礼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而且这次的攻击可不再是以磁场覆盖,而是直接产生杀伤力更为强大的磁暴……当初苏礼可是用这一招直接爆了一个深渊之子的脑袋的!

    阵阵轰鸣声在战场上传来,这次攻击主要目的就是覆盖那些个已经在这边肆虐了许久的深渊之子。

    至今为止,这场战斗已经打了有一周时间。

    这些剑匣中的磁符飞剑也是已经补充了两次。

    这一回一口气将所有阵列都用上,可以称得上是奢侈了。

    苏礼看着这万道雷光齐发的场面,心中就有种‘点了个大烟花’的愉悦感。

    当年他还小的时候,就曾经幻想过这种场面,甚至以剑符弄了个山寨版的‘万剑诀’……现在好了,算是圆了他儿时的梦吧。

    强烈的磁暴对于真仙们来说虽然稍有影响,但终究还是影响不大的。

    而这对于深渊之子们来说就是非同小可了。

    它们的身体被不断的强烈磁暴之下不断地出现大块的溃烂、崩解区域……这是它们的身体细胞‘敌我不分’的情况下彻底造反了。

    于是真仙强者们立刻抓住了这个契机,各使手段将这些深渊之子的身体接连分割……这是对付深渊之子们最为有效的方式。

    不断分割、销毁它们的身体,令它们的身体体量再难以承担得起原本庞大的自我意识……于是在这战场上难以补充的情况下,它们都不得不面对身体与精神体不匹配的情况。

    这样的结果就是,深渊之子的肉身细胞会因为生存本能而舍弃这已经与身体不匹配的主体意识,然后在现有的基础上诞生一个全新的共生意识成为主体。

    而原本的主体意识在被自己的身体抛弃之后,只要外界的清风一吹,就会快速飘散……这可不像是修士们的元婴,经过不断地打磨、温养才能够以精神体在外界存在一段时间。

    这也是当年夏铭能够在千年之中接连耗死五个深渊之子主体意识的原因,也是苏礼能够镇压那最后的主体意识的关键……因为在千年中的逐次衰弱下,它本就已经是十分脆弱的了。

    终于,在一轮惨无人道的饱和式轰炸之后,一群真仙大佬又狠狠圈踢了半个时辰,才算是将全部的深渊之子给清除掉了。

    他们才松了一口气,却是又听到了苏礼的声音:“大家大约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对方的总攻就要来了!”

    “消息可靠吗?”大衍学宫的古松子忍不住询问……他们已经连续与深渊之子交战了一周的时间,哪怕是真仙强者也是有些精力不济了。

    “不会比一刻钟更长了。”苏礼没有说明详细,因为他总不能说自己在冥渊中派了个‘间谍’吧?

    随后他又说道:“剑崖布剑阵,这一次,我们必须要拿出全力来了。”

    剑崖门徒立刻应是,如今他们布置剑阵已经极其熟练,短时间内就已经布置好了一个聚灵阵。

    在剑崖门徒们忙碌的时候,其他人的士气却是极为低落。

    因为这连续了一周的战争让他们都是有种油尽灯枯的的感觉……有时候他们不得不想,这这剑崖的人还真是只能佩服。打了那么久他们非但没觉得累,还仿佛更精神了一样。

    于是就在这种情况下,苏礼走到了剑崖的聚灵阵阵眼处……稍稍站定沉吟了一句:“一刻钟,应该来得及吧。”

    他说了一句,随后却是随手捏着一柄磁符飞剑就开始舞了起来……这是《元灵剑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