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向显远去之后,这边主战场的战斗也再次打响。

    磁符飞剑再次覆盖全场对那些中低等魔物形成压制,但是从冰涡中飞出的高等魔物以及深渊之子却是要修士们以强者抵挡。

    这一次就没人再能闲着了,剑崖五老剑加上个小草祖师,大衍学宫七教习,以及东洲正道来此的六真仙一齐出手……

    如此阵容,堪堪抵住了猛然涌出的二十头深渊之子……主要还是五老剑一齐演化大五行剑阵,成为了这高端战场上的主力。

    此等精妙的剑阵只是看着就仿佛有万千至理化生,这是超越这一界的顶尖剑法与剑阵,着实是将在场的所有修士给惊艳到了。

    尤其是那位于大衍学宫阵营的虚谷子……他当初弃剑宗而去是他自己的选择,当年的剑宗宗主没有追究那么现在的剑崖也就不再追究了。

    只是相对来说,他却也是自绝于剑崖面前……他当年为了追求‘至高剑道’而选择了离开,但是如今回过头来却发现所谓的‘至高剑道’其实就在剑崖之中……

    这就很难受了。

    大五行剑阵演化天地间无穷奥妙,元婴以下修士只是看一眼都要晕眩许久,因为他们的神魂强度不足根本无法承载这种知识。

    而元婴真君以上虽然元神强大,但对此也是雾里看花并不真切……但是毫无疑问,只是旁观那大五行剑阵的操演,就能够给他们带来许多灵感……这也算是小有收获。

    就是有些奇怪,这大五行剑阵明明是凡间极致的剑道,怎么会对五行法术都有那么好的启示效果?

    可能这就是顶级功法间的‘触类旁通’吧……

    五老剑打得都很兴奋,他们觉得经此一役众人对剑崖教作为此界最强的剑道再无疑议了吧?

    只是当前总体战局却并不是很好,因为除了这二十头深渊之子外,还有上百的高等魔物也从冰涡中钻了出来。

    它们不但是往修士大军这边冲击,也在不断地冲击三位女神置下的三重天门。

    显然明珠界的空间位置上浮使得这些魔物都彻底疯狂了起来。

    这还不算,稍后从那冰涡之中就又钻出了五头深渊之子……这使得众修士心头狂震,就怕要打破这本就危如累卵的平衡。

    这时三位女神动手了,彪悍的秋神白露直接神力化形拉住了两个深渊之子……这也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毕竟她此时无法发挥出超出这个世界上限的力量。

    同理也作用在椿与芒嫦身上。

    椿虽然和白露属于同级别的正神,但其实她并不擅长争斗,所以只是拉住了一个深渊之子。

    相比之下芒嫦甚至都没有达到这个世界的力量上限,但她那与生俱来的能力却是让她拉住一个深渊之子也能还算轻松。

    原本的冬神玄冥,不只是冰雪女神,还是狩猎之神!

    想想也是,她治下的信徒多是极北民族,在那无法耕种也无法放牧的冰天雪地中,人们只能依靠渔猎来生存。

    还剩下一个深渊之子就麻烦了,三位女神牵制住四个已经算是极限……这深渊之子皮糙肉厚又恢复力极强十分难打,女神们就算有万般妙法落在它们身上的效果也就是和寻常真仙差不了多少。

    苏礼甚至咬了咬牙,决定暂时将剑阵交给姬练来掌控,自己则是先去抵挡这个多出来的深渊之子……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在那大规模‘团战’中忽然有一个光点分离了出来……

    等其显露身形,就发现赫然便是剑崖教的小草祖师芴芒……

    但是这一刻,这位小草祖师却是神色庄重肃穆,忽然间摘下了头顶仿佛装饰的一枚草叶,然后整个身体就是忽然间见风就长!

    法天象地!

    下一刻,一尊身高体量不逊于深渊之子的女神在众人面前显现,然后手中持着的便是那一柄由草叶化成的神剑……

    苏礼看着那柄神剑,看着上面仿佛叶脉经络般的纹路,恍惚间感觉与自己所学的剑崖之剑似有相通之处……

    于是一番因果推算,就发现自家剑崖或者说是剑宗的剑道,的确是起源于这柄神剑的!

    他忍不住脑洞大开进行了一番推测……若是所料不差的话,当年那位连姓名都没有留的下创派祖师恐怕就是看到了天裂山中留存的这柄叶剑脉纹,然后掀开自己的天灵盖创出了剑宗一脉最初的传承。

    啧啧,其实对于剑崖来说,真正的‘祖师’其实是这片叶剑吧?

    好在芴芒不知道苏礼脑袋里转动的念头,否则肯定又要蹲角落里哭得稀里哗啦……

    但是芴芒不知道,于是她便是一位威风凛凛的女神将,与那深渊之子好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大战,仿佛又回到了数万年前斩妖于天裂山的场景。

    她觉得自己又仿佛回到了人生巅峰……她让这凡间知道,下界的可不只是秋神、春神以及冬神,还有她这尊芴芒神将在守护人间!

    不过她的表现也的确值得称道……终究是在东方天庭混迹了十万年的‘积年老草’,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剑道神通在这下界当真是显得威力无穷,倒是也将那深渊之子给压制一时。

    苏礼对此颇为赞赏,但随后还是关心那边抵挡二十位深渊之子的大战团的情况……少了一个芴芒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好在他想多了,在看了一阵子之后他就确定,有五老剑的大五行剑阵在场镇压,多一个少一个芴芒影响还真不大……就是那种真仙们剁不死深渊之子而深渊之子也没办法破阵的情况。

    由此战局似乎又是进入了僵持状态……

    但是苏礼却是从自己的信徒视角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

    他已经给他的‘信徒001’丢去了不止一个土遁术了,让它深深地遁入地下躲藏起来。

    好在冥渊生物的感官极其灵敏,但却是不像修士这样可以将精神聚敛成观览九天俯察幽冥的神念……所以只要藏得小心隔绝一切气息,理论上还是能够躲避一些恐怖存在的目光的。

    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就在刚才,苏礼透过信徒视角看到了那冥渊天空的黑云之中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闪过了只鳞片抓的一角!

    那种感觉真是太惊悚了,好像地面上的一切对于这个存在来说都是蝼蚁,它游荡于冥渊天空就仿佛是巡查自己的疆域,无穷的混沌雷霆落在它身上都只能溅起漂亮的光点。

    而在那一刹那,周围的所有魔物就一下子如同有了指挥一般,哪怕是深渊之子们也不再猎杀普通魔物当粮食了,而是仿佛统帅全军的将领一样随同魔物大军一起进入青白气旋。

    至于苏礼更是从‘信徒001’处得到了一种很是微妙的反馈……那黑云之中的庞大存在,竟然是能够令‘信徒001’的全身细胞都自然而然地产生服从的念头!

    但是好在现在‘信徒001’全部的细胞都已经有了‘信仰’,这才将这种干扰给抵抗了过去。

    只是从信徒视角传来的信息真的很不妙,使得苏礼明白有一个恐怖的存在也正在试图突破封锁进入这明珠界中……那只能是青帝所言的‘冥渊大君’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玩意儿要过来并不容易,它要挤过这已经因为世界上浮而越来越狭窄的通道还需要一段时间。

    那么他们就有了一个时间差,至少在那恐怖的冥渊大君钻出通道来之前把已经过来的这些魔物给解决掉。

    这时候一众修者也是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在这七天的时间内也总算是从先前的混乱渐渐变成了令行禁止。

    宋锐的指挥能力是真的没话说,他已经将这些修真者也慢慢地培养成了一群合格的士兵。

    而这一次,他就是让这群修者抵挡在了剑崖剑阵之前,代替剑崖门徒来做承担最大压力的前卫。

    好在他们在连续战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也对冥渊魔物有了许多深刻的认识,在电磁场的庇护下,他们应对普通中低等魔物还是不怵的。

    只是伤亡却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他们没办法像剑崖门徒那么骁勇善战,总是会有人不慎丧命于魔物的爪牙之下。

    而此时唯一能够替这些死者保障的,却是保证他们的尸体不会被魔物们给吞掉吧。

    前卫方面的战局并不是很乐观,但苏礼却只能听之任之。

    他此时调集了剑崖千人剑阵的所有法力,却是向着另一处更岌岌可危的战团施展出了一柄从未展现过的雷霆之剑!

    那是仿佛实质化的雷霆剑体,浓郁的电气在剑身之中如同液体一般流淌,毁灭一切的雷霆在上面汇聚,甚至释放着一些令众人有些心惊肉跳的气息……这是,天劫的味道!

    苏礼先前因为和天谴沟通了一下,就有了一些意外的收获……因为他研究了很长时间的电磁频率,所以他发现所谓天谴、天劫其实都是拥有特殊电磁频率波动范围的雷电。

    在这些波段的雷电能够发挥出更强的杀伤力,从而使得修士们会觉得天劫远要比一般雷法强。

    所以他这是一不当心又在修真界科学了一把……

    只是他心中清楚没毛病,但旁人眼中这就了不得了!

    掌控天劫的修士啊,这跟老天爷的关系还用多说?

    于是一众修士之间纷纷露出了一副‘懂的都懂,不懂也别问’的表情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