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医生已经在手术室熬了三天三夜了,并不是为了抢救一个病人,而是连续不断地做手术一口气给十多名不同的病患完成了外科手术。

    哪怕医生的技艺娴熟,但是毕竟已经七十二个小时连轴转只在期间休息不超过五个小时,他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达到了极限。

    哪怕是他再怎么不同,他的身体也已经不能允许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没办法,附近正好发生了特别严重的事故,他要是动作慢一点多休息一会儿,代表的可能都是一条人命啊!

    眼看这最后一个病人治好之后总算可以回家和妻儿团聚休息片刻,却是忽然头一晕就昏倒在了手术台旁……医生一口气治好了十七个病人,却又搞垮了自己的身体。

    也不知是哪一个病人身上携带着病原体,在医生连续熬夜身体衰弱到极限的情况下,这病毒几乎毫无阻碍地入侵了医生的免疫系统,让他感染上了严重的肺炎。

    原本以为可以短暂休息片刻,医生没想到自己竟然直接躺到了病床上,而更没想到的是病情极具恶化,没过多久就被推进了重症监护……

    医生本可以挺过来,但是之前他不但透支了自己的身体更严重地透支了自己的精神。

    所以在病倒之后他总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哪怕是呼吸困难不得不使用插管治疗的时候他都没有醒来。

    他仿佛陷入了无边梦魇,耳边环绕着妻儿殷切而悲伤的呼唤却始终无力睁眼。

    他用尽力气睁开眼睛只能尽量摆出了一个努力的笑容,想要给他们至少带来一点安慰。

    蓦地,他猛然间觉得浑身一震然后眼前的景象无限拔高。

    他仿佛一下子就穿过了医院的墙壁来到了高空之上俯瞰大地。

    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心中的焦躁与不甘开始一点点地被抽离,以一种慢慢趋于平和的心态看向了东方那刚刚升起的红日。

    他的意识进入了一种冰冷麻木又仿佛混沌的精神状态中,一霎时,古今天地清浊黑白仿佛尽在眼前,天地浩渺白日微尘又仿佛尽在心中。

    欣喜、愤怒、欢乐、悲哀都是此身经历,然后又渐渐淡去变成一种隔日的情怀。

    彷徨间万籁俱寂黑暗来临,医生的意志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苏礼做了个噩梦,迷迷糊糊地,完全不知道自己一个八岁的小道童是怎么梦到自己成为一个倒霉的中年人的。

    但是那种感觉是那么地真实,以至于他都要觉得自己似乎就是那个拥有特殊天赋却老实巴交的老好人医师了。

    这让他对当前的状况都有些混淆了,差点就问出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的人生三问。

    “少年,看起来你已经经历了第一世人生,感觉怎么样?”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从苏礼手中的破旧戒指中传出,好像是个慈祥的老爷爷一样。

    “哦哦,蛮真实的。”苏礼这才回过神来,想起来自己先前是意外激活了这个戒指中暗藏的灵魂,然后这戒指里的老爷爷说是要让他经历三世人生铸就道心来着……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于自己随手捡到的破戒指里面忽然钻出一个老爷爷来还很激动很憧憬的。

    在经历了那‘第一世人生’之后苏礼就觉得这‘剧情’好俗套啊……他明明白白地记得‘第一世’里看过不少情节雷同的小说。

    “看来有效了,你现在的心性明显比以前沉稳了许多。”戒指里的老爷爷用一种似是欣慰的声音说道。

    “嗯,谢谢老爷爷,我还没问该怎么称呼您呢?”苏礼让自己冷静了一下,但是之前梦境中记忆的交织还是令他有些恍惚。

    “叫我赤老就行,怎么样,还能继续吗?”赤老似乎有些急迫地催促苏礼进行第二个人生的梦境。

    换做是在经历了‘第一世人生梦境’之前,不过是个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小道童苏礼估计就答应了。

    但是现在他却很是冷静地想了一下自己当前的情况以及当务之急的事情,于是缓缓摇头道:

    “别,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第一世的经历已经让我收获匪浅,至少要等我完全消化所得才行。”

    “而且我现在最紧要的是明天有内门的师叔要前来挑选红尘历劫的伴当,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很重要的机会必须抓住,所以我还要调整状态好好准备一下。”

    对于忽然间变得很有主见的苏礼,戒指里的赤老沉默了一下,然后似乎有些不甘又有些惊疑不定地说了一句:

    “这样也好,你是需要先自己整理一下收获……刚才我给你施法也有些累了,今天没事就不用来打扰我了。”

    说着这破戒指就一下子归于沉寂。苏礼根本不知道这戒指内的赤老正以一种怀疑人生的心情兀自嘀咕: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八岁的小道童目光迟疑地看着手中的破戒指,原本简单的心思现在变得深邃了一些。

    中年大叔的人生经历让他对于这种突然掉头上的好事怀有了一些戒心……

    毕竟在梦境中的上辈子,他可是接过不少诈骗电话的。

    这种迫不及待送好处的样子,赤老该不会也是个骗子吧?

    苏礼的小脑袋里想着很失礼的事情,当然了,很快他也就考虑到了明天该怎么才能成为那个出游的内门弟子的伴当。

    他是从小就被送上山当道童好为家里抵税的,五岁起就在这座神州闻名的天裂山上学习做各种杂务。

    而在这里做道童的其实都是被检测过资质一般的少年,可以修行但一般不会有太大出息,只是这终究也是一个成为‘仙人’的机会不是吗?

    道童十二岁以前一般只会安排杂务,也可以说是磨练心智。

    在十二岁的时候才会被统一传授一门基础的练气吐纳法门,如果有所成就,那么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可以转去外门学艺。

    然后再到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要么继续在宗门里找份差事做,要么就是回归乡里自谋出路。

    基本上所有道童的命运就都是这样了。

    但是如果能成为内门弟子出游的伴当,却是少数能够摆脱这种既定命运的机会!

    如果他能够讨得那内门弟子的喜欢,光是修炼上能够得到指点就足以受益匪浅。

    而且如果真的是脾气相合那内门弟子愿意为他开口,那么他完全可以作为那位弟子的侍从的身份一同进入山门内修炼……

    对于道童们来说这也算是进内门出人头地了!

    当然,对于小道童苏礼来说他要想被内门弟子选中,此时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平时总爱和他作对的其他道童……

    而是那些可恶的小道姑!

    因为根据过往经验,无论那内门弟子是男是女,总是喜欢找个漂亮可人的小道姑作为伴当……

    可恶啊,他此时已经将那些温柔可人的小道姑们当成了自己一生最大的敌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