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炎京崇圣门的城墙上,铳弹乱飞,喊杀不绝,已经上百年不曾经历战火的炎京防线,再一次接收到鲜血铳弹弓箭炮火洗礼,和平的灰尘被洗刷殆尽,露出万古不变的战争要塞。

    “停止射击,停止!那是余指挥使和谢司长!别误伤他们!”

    在守卫们惊恐的眼神里,他们依赖崇拜的两位武柱被重重击飞,余客用两杆大枪拄入地面阻住自己的退势,差点就被打出城墙摔下去;谢尘缘甚至被打得撞破角楼的墙体,砸伤了角楼里正在射击的士兵,生死未知!

    “看来这两位是非要留下我这位客人了。”手持双剑登上城墙的蓝炎回头看向银古月:“你率领先登队去扩大战果,优先摧毁耀石聚能炮。”

    “不愧是被誉为无双榜第一的战神。”余客抖擞精神,双枪一横,足以横扫城墙上的所有空隙,一人便能守住通道:“辉耀之大,人杰之多,炎京岂能囊尽英豪?炎京余客,请指教!”

    “炎京谢尘缘,向战神讨教。”谢尘缘从角楼里走出来,右手五指弹出剑丝,将最近的叛军先登战士撕成六块:“战神宽宏大量,不介意同时指点两位学生吧?”

    “不介意。”蓝炎昂起下巴:“再多一位老学生也不介意。”

    余客和谢尘缘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去,便看见一位华丽老人宛如流星划破湛蓝的天空,坠落到城墙之上,吸引无数人的视线!

    天空一声巨响,茶欢闪亮登场!

    “是校长!”

    “茶校长!”

    “兄弟们,将敌人打下去,别让校长看扁了!”

    “别给校长救我们的机会,要是让校长救了我们,他肯定会很嚣张地嘲讽我们,你们想想是不是都觉得快要气死了?”

    “对!”

    “没错!”

    “我都毕业了,绝对不能再受校长的恶气!”

    “冲啊!”

    因为余客和谢尘缘被击退而衰落的士气,在面前这个白袍老人出现的瞬间,居然被拉升到了极致!

    蓝炎眯起眼睛:“茶校长,有兴趣跟其他两位一起参加蓝某的课外指导吗?”

    “激将法?看来你对我不太了解,我向来不太要脸。”茶欢冷笑道:“兴趣自然是有,非常有,你可是临海军的贼首,你一死临海军必然溃散。”

    “谢小子,余小子,配合我先杀了他!”

    “最近跟校长联手的机会突然多了好多,”余客双枪舞出枪花,说道:“仿佛回到学院里似的。”

    “能同时接受战神和校长的指导,是谢某的荣幸。”谢尘缘十指舞动,无形剑丝斩破阳光:“无论谁光荣战死,谢某都不会失望。”

    “银古月,留下来帮我。”蓝炎笑道:“炎京人不讲武德,我们临海人也得团结起来。不过,茶欢你如此老迈,真的不是来拖后腿的吗?”

    茶欢嘴角扯动,太阳穴旁青筋暴起,随手从城楼上的兵器架里抽出一柄长剑:“前几晚有一个自称仙人的家伙被我们打了半夜就受不了自燃了,希望你耐打一点。”

    “那你肯定不会失望。”蓝炎双剑交十:“不知为何,我最近多了一个我不太喜欢的绰号,你们喜欢称呼我为……”

    “不是人!”

    金戈爆鸣,城墙上厮杀再起!

    ……

    ……

    “从最深的血狱里爬出来,而后直达天位。”

    登天台上,明水云后面响起一个平静的声音:“琴乐阴,如果这是你送给水云宫的礼物,我相信她会穷尽一切来报答你。如果你渴求权力,那么未来十年,天下归琴。”

    “但你看起来,似乎并不迷恋权力。”

    登天台用来祭祀的祭坛上,茶世隐正盘腿坐在上面,宛如亵渎祖先的不敬者。

    他身体泛起微光,正源源不断地流向明水云,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而是好奇看着乐语:“世间人物百中千样,或求名,或重利,或痴情,或仗义,但我看不出你到底在追求什么。”

    “你辛辛苦苦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让水云宫开心,还是为了满足你的自尊心?”

    乐语站起来,在明水云担忧的眼神里微微摇头,轻轻推开明水云,在炎京的最高处,跟茶世隐面对面:“我是来询问几个我好奇的问题,然后完成我从一开始就制定好的计划。”

    “我会尽量满足你的愿望。”茶世隐笑道:“只要我能回答上来。”

    “第一个问题,”乐语说道:“如果以不死心驱动圣剑辉耀,是不是就能消除圣剑辉耀的负面影响?或者我问的更直白一点——为什么你没有亲手执掌圣剑,守护辉耀?”

    “从你知道我那个名字的时候,我就在想你在地下大厅里的时候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谈话,没想到你居然能在我眼皮子底下装晕……”茶世隐恍然大悟:“很好的问题,不过我得反问你一句——你为什么觉得我能执掌圣剑?”

    “你为什么不能?”

    “我为什么能?”

    “因为你是明世隐,辉耀高祖的三弟,不死心的拥有者!”

    旁边的明水云听得有些茫然,或者说这些话她都听得懂,但她很难接受或者理解这些话的真实含义。不过她也没有出声,静静站在乐语旁边,偷偷摸摸地用指尖触碰乐语的手。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茶世隐轻轻摇头:“这世界上,水云宫可以执掌圣剑,茶欢可以执掌圣剑,就连你都可以执掌圣剑。在两千年的时间尺度下,皇室血脉早已流传天下,哪怕是万里之外的西大陆,说不定也有人蕴含高祖血脉,拥有执掌圣剑的资格。”

    “但唯独我,是绝对不可能执掌圣剑。”

    乐语一懵,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高祖他爹绿了?

    “别想太多。”茶世隐似乎看穿乐语的肮脏想法,解释道:“或许你们这些活在太平盛世的人应该无法理解,在那个人均寿命不到二十五岁,人类朝生暮死,大地处处杀机的百族时代,拥有血脉联系的家庭都是极易破碎的珍稀品。自生自灭的孤儿随处可见,人类得过且过地活着,根本无法组成稳定的家庭。”

    “我们四兄弟,都是养父母收养的孤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