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时间实在是过于久远,小时候的事我已经忘记许多了。只记得父亲和母亲都是猎人,他们从被屠灭的人类村落里找到我们这些生还的孩子,将我们带回深山老林,抚养成人。”

    “母亲没有生育能力,或许这就是她为什么喜欢小孩子,在那个世道也愿意养育我们的原因。她和父亲都是很厉害的猎人,虽然山林里缺衣少盐,但我们四兄弟还是健壮长大了。”

    “那时候,我既不姓明,也没有名字。”

    说到这里,茶世隐忽然露出一丝笑意,身上的微光都随之起伏:“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四弟叫阿四,我叫阿三,二哥叫阿二,那大哥叫什么?”

    明水云小心翼翼答道:“阿一?阿大?”

    “不,他叫明辉耀。”茶世隐露出追忆的目光:“他是真正生而知之的人,他说日月为明,所以取明为姓;他说日耀月辉,所以取辉耀为名。他脑海里有许多点子,他总是在领导我们,哪怕是身强体壮蛮横的二哥,只要大哥一瞪眼,二哥也会乖乖听话。正因为有大哥存在,所以父母才会放心出去打猎,让大哥照顾我们。”

    乐语心里一动,隐隐意识到什么。茶世隐看向他:“这就是我为什么无法执掌圣剑辉耀的原因——圣剑辉耀永世与大哥血脉相连,跟大哥没有血缘关系的我,最多只能借用圣剑的威能,根本无法执掌圣剑的权限。”

    “第二个问题,绝神兵是怎么制造出来的?”乐语问道:“这一点史书记载都有冲突,有的说是高祖制造的,有的说是高祖意外得到的,而《高祖纪事》里,则说四绝神兵是你们四兄弟从神仙里得到的!”

    “你看出来了。”茶世隐笑道:“《高祖纪事》是我写的。”

    “虽然不是从神仙里得到,但其实也差不多。不过那是一个对现在毫无意义的故事,二十四神兵便是世间绝响,你真的要听吗?”

    乐语牵住明水云的手并举起来,只见一道清晰的流光之桥在明水云与茶世隐之间搭起,仿佛有什么无形的馈赠从茶世隐身上转移到明水云身上。

    “在仪式结束之前,你应该有很多讲故事的时间。”

    “这个故事,要从大哥往家里搬来一块陨石说起。”茶世隐说道:“虽然说是陨石,但外观看起来就像是无数片黑色的圆圈堆叠而成,那种独特的工艺美感,哪怕这个时代都没有匠人能复刻出来。”

    “只要大哥抱着那块陨石睡觉,第二天就能拿出许多好吃的食物跟我们分享。炸鸡,烤翅,锅烧……我最喜欢的是名为布丁的甜品,二哥喜欢吃特别多油的炸物,四弟更喜欢那些甜甜的饮料……”

    “而且大哥的实力也越来越强,他带着我们下山,轻而易举剿灭了一个蛮族部队,救了一个人类村庄。”

    “在追随大哥的日子里,我们一边享受大哥的好处,一边对那块陨石好奇起来。”

    乐语问道:“然后你们也接触了那块陨石?”

    “不,大哥千叮万嘱不许我们碰陨石,哪怕我们心里痒痒,也不敢违反大哥的命令。”茶世隐摇头:“直到我们从外面回来,看见家里只剩下父亲一个。”

    “似乎是大哥杀戮蛮族部队引起了蛮族的注意,有一个蛮族小队进入了山林,遇到了正在狩猎的父亲母亲……他们选择分开跑,然而母亲故意制造声响引开了蛮族……只有父亲活下来了,还断了一只手。”

    “那一天,我们第一次跟大哥发生了争吵。二哥认为,如果大哥让大家都拥有力量,母亲就不会死,父亲也不会断手。大哥没有反驳,治好了父亲的断臂,但仍旧勒令谁都不许接触陨石。”

    “但我们三兄弟都打定主意,夜晚偷走了陨石,试图获得跟大哥比拟的力量。”

    “后来发生的事,跟《高祖纪事》里记载的差不多。”

    乐语回忆了一下:“你们对陨石许愿,然后就能得到神兵?”

    “我到现在都无法准确形容那一晚发生的事……”茶世隐叹息道:“那个陨石,似乎是一个……可以充能的工具。它告诉我们,它现在能源不足,所以只剩下一个名为《献祭》的游戏,如果能源充足,它能提供更多游戏……”

    “我们三兄弟在它的指引下,进入了《献祭》。《献祭》会根据我们想得到的宝物,而给予我们相应的试炼,我们完成试炼就能获得宝物。”

    “它还告诉我们,一旦持有《献祭》的宝物,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所以建议我们不要自己持有……但我们不拿宝物,我们又何必接受试炼呢?”

    “二哥想复活母亲,他进入了名为「啖吞百骨」的试炼;四弟想逃避世间的争斗,他进入了名为「善恶相杀」的试炼;而我想活下去,进入了名为「逢鬼必斩」的试炼……”

    “后来,我们都活着出来了,拿着自己想得到的宝物。”

    说到这里,茶世隐忽然停住了。明水云悄悄跟乐语咬耳朵:“他是不是编不下去了?听上去好假啊。”

    “水云宫,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正因为听上去太假,所以才是真的。”茶世隐笑道:“我想了想,还是不要将试炼里的内容说出来。不仅毫无意义,说出来连我都觉得恶心。”

    “后来呢?”乐语问道:“你们大哥发现你们的私自行动,应该很生气吧?”

    “是的,所以他直接将陨石砸碎了。”

    茶世隐说道:“他本来只希望由自己承受所有代价,却不料还是让我们深陷其中……当然,那时候的我们并没有领悟大哥的善意,只觉得他实在是太专横,太凶恶。“

    “那些碎片被收集起来,由太宗锻造成八幻神兵。剩下来边角料又被烈宗拿去,锻造成十二极神兵……这就是二十四神兵的由来。”

    “这世上或许还有不少碎片琐屑,但已经不足以作为神兵主材了。”

    “这就是神兵的故事。”茶世隐看向乐语:“你信吗?”

    乐语沉默片刻,没有回答相信与否:“第三个问题——”

    “你为什么不登基称帝,成为永生不死的皇帝,令天下永远安享太平?”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没当过皇帝?”茶世隐笑了:“而且永生不死的皇帝,跟天下安享太平有什么关系?”

    “你有足够的能力与智慧,你的寿命可以令你处于权力巅峰,你——”

    “然后我就能成为令世间永远保持太平盛世的明君?”茶世隐忍不住扑哧一笑:“琴乐阴,我本以为你还挺聪明的,没想到你居然抱有这种愚昧的英雄史观……你可知道历史上,除了高祖之外,谁在位时间最长?”

    乐语还真没怎么读过书,他看向明水云,明水云脱口而出:“烈宗!”

    茶世隐说道:“水云宫,那你还记得烈宗的历史评价如何吗?”

    “英雄盖世,但老来昏庸。”明水云复述皇院里学到的知识:“烈宗一朝后期党争激烈,世族土地兼并严重,朝廷乌烟瘴气,又因为无嗣问题弄得皇室纷乱,直至烈宗禅位文宗,荡涤朝野,方有‘烈文之治’。”

    乐语顿时明白了,问道:“英雄盖世的烈宗,为什么后来昏庸了?”

    “因为他是人,不是政治机器,更不是神。”茶世隐叹息道:“信任的人欺瞒,他无法察觉;喜爱的臣子犯错,他不忍惩罚;忙碌的政务令人厌烦,因此他越来越少看奏章;皇庭的丝竹声如此悦耳,因此他听不见外面的民间疾苦。”

    “很多人认为,如果仁君名臣能永驻朝野,天下将永远太平,但这是错误的想法。很多时候,天下兴衰是历史规律,英雄只是推动者,而非主宰者;反倒是健康的政权交替,可以有效减缓社会矛盾,促进阶级流动。”

    “所谓的‘一朝皇帝一朝臣’,既是政治班底的交替,更是阶级流动的必然。”

    茶世隐注视着乐语:“你这些问题,其实都是一个问题——你认为我有能力控制世间兴衰,并且觉得我不愿意去做,坐视天下溃烂至此。但事实上,我已经做过了很多尝试,然而现实告诉我,我只是一个长生不死的……庸人。”

    就在此时,明水云身上炽光大盛,每寸肌肤似乎都有流光覆盖,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有莫大威能,甚至连她的眼神都能让乐语感到炽热。与之相反,是茶世隐身上光芒尽散,明明外表是二十几岁的年轻,然而却散发出风烛残年的暮气,仿佛下一秒就要枯萎腐朽。

    “第四个问题。”乐语问道:“取消圣剑空悬的方法……是什么?”

    “我的命。”

    “但你是不死的,而且你的命跟圣剑有什么关系?”

    “我是不死,但不等于我不可以失去生命。”茶世隐笑道:“至于我的命为什么能取消圣剑空悬……你认为圣剑辉耀到底是怎么驱动万里天光的呢?用你所掌握的知识猜,圣剑的原理其实很简单的。”

    乐语思考片刻:“掌控光线的前提是充足的精神力……所以圣剑本质上令剑主获得足以偷天换日的浩瀚精神力。“

    “正确。”茶世隐点头:“但精神力并不会凭虚而生,更何况那是千万倍于自身的精神力……这些精神力来自哪里呢?给你一个提示,第一宪章。”

    第一宪章,辉耀宪章的光辉照耀全体公民,所有辉耀人从小都必须植入耀石芯片,激活精神力……

    乐语恍然大悟:“民众!”

    “圣剑辉耀的本质,其实只是一个接收精神力的工具。”茶世隐说道:“为什么圣剑辉耀能操控万里天光?因为挥剑时的人不仅仅是皇帝,而是辉耀土地上生活的千万百姓!”

    “你知道这一点后,就会明白圣剑辉耀那些奇奇怪怪的规矩。为什么皇帝无嗣暴甍就会圣剑空悬?因为圣剑传承的本质,除了血脉以外,更重要是民众的认可!”

    “皇位正常交替,就算皇帝死了,民众也知道下一代皇帝之谁,精神力会通过圣剑辉耀与新皇连接;然而皇帝无嗣暴甍,民众根本不知道谁是下一任皇帝,当他们不知皇帝,就会断开跟圣剑辉耀的联系,从而导致圣剑空悬!”

    “为什么圣剑需要空悬二十年才能再次使用?二十年其实只是一个虚数,本质上是当大多数民众渴求圣剑辉耀镇压世间时,圣剑辉耀就能焕发威能,而一旦经历十几年的乱世,民众自然就会渴求圣剑辉耀的拯救。”

    “那么,”茶世隐问道:“你现在能猜到为什么我的命能取消圣剑空悬了吗?”

    “因为你是辉耀烈宗。”

    乐语彻底明白了:“民众的精神力除了流向皇帝,还会集中流向民间千年传颂的明君,譬如高祖,譬如烈宗。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但你似乎想欺骗圣剑辉耀,让它将民众流向你的精神力,视为流向明水云的精神力!”

    茶世隐微笑颌首:“除了愚蠢的英雄史观外,其他地方你还是挺聪明的。”

    “那你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我已经说了,我的命。”

    “你是不会死的。”

    “但我会形神俱灭。”茶世隐耸耸肩:“欺骗圣剑辉耀的代价可是很重的。”

    乐语微微一怔:“那你要怎么活过来?”

    茶世隐反问道:“你觉得我长生不死的能源是来自何方?”

    这个问题没有第二个答案,乐语指向东边的太阳:“光。”

    “我形神俱灭之后,或许十几年时间,或许几十年时间,或许在辉耀,或许在西大陆,光就会重新编织我的身体。”

    “绝神兵,是绝不会让持有者通过死亡而逃离献祭。如果绝神兵不让你死,你就绝对死不了。”

    茶世隐嘴角露出苦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还能跟你再见一面。”

    乐语心中再无疑惑,平静说道:“会有机会的。”

    茶世隐此时的身体已经若明若灭,仿佛下一秒就要被风吹走。然而他此时却是双眼发光,紧紧盯着乐语:“那么,琴乐阴,在我沉睡之前,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你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

    乐语看向明水云,明水云露出笑容,然而吐出的却是虎狼之词:“琴乐阴,给我跪下!”

    啪!在圣剑辉耀的加持下,明水云与乐语的君臣联系被加强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乐语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身体就已经执行完明水云的命令。

    “我很早就想这么试试了。”明水云吸了吸鼻子,嘻嘻笑道:“这么听话才能算是我的剑鞘嘛。”

    乐语抬起头想说些什么,却看见明水云张开双臂抱住他的脖子,这一刻仿佛直接从早晨到了夜晚,铺天盖地的黑暗席卷整个世界。

    “别生气了,原谅我吧。”

    说罢,明水云松开了乐语,朝天空伸手,一柄炽光组成的圣剑迅速在她掌中凝聚。她看向南方,高举圣剑,如同代表天神君临,制裁世间逆臣!

    这时候,赤发白雪君的声音在她后面传来:“水云,还记得我跟你契约时,我跟你许下了三个愿望吗?”

    明水云微微一怔,笑道:“当然记得,你的第一个愿望是:「从今往后,你既是我的剑主,也是我的饲主」,说是要定期吸我的血,但除了那一夜以外,你之后根本就没吸过第二次。”

    “现在,我要许下第二个愿望。”乐语说道:“让我摸一下圣剑辉耀。”

    明水云轻轻咬唇,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这算什么愿望,就算你不许愿我也会让你摸的……喏,摸吧。但执剑人已经告诉我你的想法了,圣者遗物是无法复制圣剑辉耀的,你已经……很努力了。哎呀,你别这样啦,我又不是马上就会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们未来可以一起努力,去实现我们的理想……”

    单膝跪地的乐语,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圣剑辉耀。他伸出手指,轻轻触摸那炽光组成的健身,脸上露出决然的表情。

    “现在,我要许下第三个愿望。”

    他抬头看着明水云,五指猛地按住圣剑辉耀的剑身。

    “第三个愿望是,君要臣死……”

    “臣不得不死。”

    在明水云惊呆的眼神中,乐语主动将自己往圣剑辉耀送去,剑锋贯穿了他的喉咙,带出淋漓的鲜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