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呼。

    圣剑带出丝丝风声,那是脖颈里溅出的血的声音,像风声那么寂寞。

    在旁边目睹一切的茶世隐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在漫长的岁月里他见过太多不讲逻辑的突变,历史上那些不为人知的真相,往往比小说剧情还离谱,比野史还要野。别说琴乐阴自裁,就算琴乐阴斩杀明水云,也顶多只能让他感叹一声年轻人真会玩。

    更何况,他看得出琴乐阴根本没死。琴乐阴脸上没有丝毫痛苦,甚至连呼吸都没有紊乱,前者是因为他的冷血体质,而后者……

    “「死灵书」的死而不僵吗……等等,不仅是死而不僵!”

    茶世隐发现‘琴乐阴’忽然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明水云’,他的表情从茫然变得惊慌,从惊慌变得悲伤,眼神里露出深深的哀求。

    然而‘明水云’却忽然变得高傲冷漠,平静地注视着‘琴乐阴’,深邃的瞳孔里是毫无妥协的决然。

    仿佛在一剑之间,‘明水云’成为唯我独尊的剑主,而‘琴乐阴’化为唯唯诺诺的剑鞘……

    又仿佛……

    ……他们换了个人似的。

    “竟然如此……原来如此……”茶世隐身体颤抖起来,哪怕面对明皆尽也无悲无喜的他,这一刻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像普通人一样失态了:“……如此真是……”

    “太好了!”

    他紧紧盯着‘明水云’,嘴角止不住地上翘,眼里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但笑容里满是浓墨般的恶意,声音里透着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怜悯:

    “……我在未来等你。”

    清风吹过,茶世隐的身体如同尘沙般被吹散,只剩下衣袍落在祭坛上。

    登天台上,只剩下‘明水云’和‘琴乐阴’。

    “你的内景战法学得不错,真是太好了。”乐语蹲下来,手掌泛起微光,治疗对方脖子上的剑痕:“我可不会内景战法。”

    “你……我……”水云嘴唇颤抖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又忍不住看着近在咫尺的女皇,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变成了琴乐阴!

    琴乐阴变成了她!

    如此荒诞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普通人根本没法反应过来。水云没掐一下自己的脸检查是否做梦,已经算是她的心态很好了。

    直到乐语治好了剑痕,水云终于回过神来。她似乎已经观察出了答案,又或者她从琴乐阴的记忆里找到了真相,她没有询问那些多余的问题,而是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就是我最开始的计划。”

    乐语轻声说道:“别去寻找我的记忆,认真听我说……你知道吗,我一开始根本不想参加寻剑争位,我有一个名为青岚的爱人,我的梦想是寻找神魔之井,辉耀里的纷争我根本不想理会。权力、功业、荣华富贵、锦衣玉食,我虽然喜欢,但并没有喜欢到愿意付出努力的程度,除非喂到我嘴边。”

    “哪怕后来参加寻剑争位,我也是抱着观光的心情,打算随便玩玩,直到我遇到了刺客,遇到了拜狱。也并不是因为拜狱救了我,所以我就想实现他的梦想……而是,该怎么说呢……”

    乐语抿去水云脖子上的血迹,说道:“他们为之赴汤蹈火的理想,他们死而后已的目标,他们哪怕咽气也在所不惜迈向的未来,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实现他们的梦想。”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消弭世间的战争。”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大家都不用哭泣。”

    “只要我愿意。”

    “不仅因为我有能力,更因为我知道未来的答案。我知道怎么拯救辉耀,也知道怎么让辉耀进入下一个历史进程,更知道世界未来的走向。”

    “我并没有伟大的理想,也不是热衷于拯救世界的好人,但如果辉耀真的需要一个救世圣人,我就会觉得……”

    “除了我以外,还有谁有这个资格呢?”

    “如果命运希望我这么活着,那么,就要好好活下去。”乐语说道:“所以,我主动踏入名为命运的浊流里,与你签下了契约。”

    “你也感觉出来,我从一开始就打算疏远你,甚至希望你厌恶我,憎恨我,仇视我。”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心无愧疚地进行计划;只有这样,才能为我的最终一步埋好伏笔。”

    “我最初的计划,就是扶持水云你登基上位,平叛天下,然后……”

    乐语握住水云的脖子,冷声说道:“死而替生,取代你,成新皇!”

    “辉耀虽然已经腐朽,但终究是万民信仰,并且拥有圣剑辉耀,推翻重来杀生过多,而且连年战争只会让众生苦不堪言。若论乱武世间,白夜等逆光组织,又跟蓝炎之流有何区别?”

    “当然,若无死而替生,我应该会支持白夜,将一切推翻重来,再造乾坤。但死而替生给了我一个更好的选择——帮助新皇镇压天下,然后取代新皇,自上而下,改政革命!成为这片大陆唯一的主人,乃至整个世界的共主!”

    “最初计划里,你就是我登上皇位的阶梯,执掌至高权力的媒介!”

    “我对你的好,都会在未来千倍万倍地奉还回来,因为,我终将成为你!”

    听着乐语如实说出他内心里最幽暗的想法,然而水云并没有丝毫愤怒,更没有恐惧,而是哭着笑着反问道:“是因为我很可爱,所以你改变了主意?”

    “可能是因为圣剑印记吧。”乐语云淡风轻地说道:“不过,就算我对你的感情真的是被圣剑洗脑,我也不介意……只要你对我的好是真的,你的话是真诚的,那我就要偿还你。我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也未曾想带着遗憾离开。”

    “等事情结束,我会用圣剑辉耀彻底解开你的印记。”水云抓住乐语的双臂,认真说道:“然后我们回到第一天,没有圣剑,没有契约,重新开始。”

    “你不是已经知道我有一个未婚妻吗?”

    “我可是皇帝哎,而且只是未婚妻又还没结婚,如果看见劲敌就想投降,我又怎么会参加寻剑争位跟双鲤姐竞争?”水云擦了擦眼眶的泪水,露出甜甜的笑容:“那就这么说定了?”

    乐语怔怔看着她,点点头:“就这么说定。”

    嚓!

    圣剑穿过了纯白金煌的皇袍,乐语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发现自己右手的圣剑已经消失,圣剑辉耀出现在水云的手上,被她用来贯穿了自己的胸膛。

    “所以,把身体还给我!”水云的声音就像是钉子钉进木头,比她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坚定,都要坚强:“开创我们未来的人,只能是我,必须是我!”

    “哪怕换了身体,我仍旧有执掌圣剑的资格……一切事了,圣剑可以归你,但此时此刻,圣剑的主人只能是我,必须是我!”

    “我不会让你……再付出任何代价!”

    “选择吧,老师!”她伸出左手抚摸乐语的脸庞,冰冷的铁手环贴着乐语的肌肤:“用死而不僵让我活下来,还是让我因为你的死而替生死去?”

    乐语嘴角流出鲜血,微笑道:“你这样总算是有点饲主的样子,你居然想驯养我……你笃定,在我们的赌桌上,你不可能成为输家。”

    “我赢定了。”水云说道:“但在我生命走到尽头之前,你都会是赢家。”

    嚓!

    在圣剑抽离的瞬间,两人灵魂再次互换,乐语回到琴乐阴,水云回到了明水云。

    明水云瞬间远离了乐语,左手泛起微光治疗胸脯的伤势,右手伸向虚空呼唤圣剑:“老师,一切都将结束!”

    “是的,一切都将结束。”乐语轻笑道。

    明水云愣住了,她的右手摸不到圣剑的剑柄,圣剑辉耀不听从她这个正牌剑主的呼唤!

    “如果你有更多时间阅读我的记忆,你就会看到我跟茶世隐的那一番对话,也会知道这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乐语左手的铁手环开始变形,化为一柄华丽的繁金剑鞘:“你愿意主动‘杀’我,倒省了我一番功夫。我本来就打算在你身体转一圈就回来……我可没做好变成女性的心理准备。”

    只见圣者遗物幻化的繁金剑鞘里,冒出一柄神圣炽烈的纯白光剑。无论明水云如何呼唤,圣剑辉耀依然牢牢藏在乐语的剑鞘之中,仿佛在贪恋片刻的虚荣。

    “怎么……可能!”明水云懵了:“我才是皇帝,我才是剑主!”

    “我很早就知道,神兵认主跟随灵魂,而非身体。”乐语说道:“所以只要我在你的身体里转一圈,我自然也会拥有圣剑辉耀的权限。”

    “但这也意味着,这世上同时出现了两名圣剑剑主,那么谁会有更高的权限呢?茶世隐告诉我,圣者遗物是圣剑辉耀的剑鞘,是皇帝的剑鞘……虽然这毫无意义,圣剑辉耀又不存在实体,剑鞘又有什么用?但我敏锐地意识到,如果同时存在两名剑主,圣者遗物或许能让我占得一分优势……就像现在。”

    乐语手轻轻站在圣剑剑柄上:“只要我还拥有圣者遗物,你就永远不可能夺回圣剑辉耀。感谢你,让我回到了这副身体。”

    “还给我!”

    明水云急了,直接冲过来想抢回圣剑辉耀,乐语轻轻一闪,左脚一勾,就将明水云绊倒在地。

    啪的一声,明水云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她愣愣看着白玉地板,仿佛不相信乐语会这样对待她,顿时泪眼朦胧,小嘴一撅,委屈地直接趴在地上哭了出来,甚至气得用拳头锤地板,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阻止我……我只是想,只是想为你做一点事……我也想你可以获得幸福!我也想你不用哭泣!这明明是我唯一可为你做的事!”

    “你可以为我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乐语拔出圣剑辉耀:“但这里面绝不包括,牺牲一个十几岁学生的未来,成全我的权力之路。”

    “我可是乐语,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乐语,受不了这样的委屈。”

    “而且,我觉得……”乐语看着炽光组成的圣剑:“我或许是这世上最适合执掌圣剑的人。”

    当他获得圣剑的权限,他就明白挥舞圣剑辉耀为什么会损伤寿命。

    所谓的损伤寿命,并非是伤害身体。事实上历史上挥舞圣剑的皇帝都没出现过身体急剧老化的丑态,往往都是在最为璀璨的英年逝去。因为死得相当好看,没有痛苦,遗体英俊,因此他们的尸体又被誉为‘圣遗骸’,是皇室里极少数没有焚化火葬的遗体,而是选择进行遗体保存,时隔数百年仍栩栩如生,放到未来甚至可以直接当圣遗物使用。

    挥舞圣剑辉耀损伤的,是灵魂。

    皇帝挥舞圣剑时,千万百姓的精神力加诸于身,就像是气球被塞了过量的空气,膨胀到千万倍之大,虽然因为圣剑加持而没有立刻爆炸,但气球的材质已经因为过度扩张而坏掉了。挥舞圣剑之人,灵魂会被浩瀚精神力磨得宛如玻璃般脆弱,所以活不了多久就会一命呜呼。

    乐语并非是单纯良心发作想替明水云折寿,而是他觉得,「死而替生」会保护他的灵魂。

    仔细想想,灵魂转移这种事怎么可能不损害灵魂,你换条新内裤都可能被内裤磨伤,更何况换了个身体?然而乐语死替了这么多次,却没有感到灵魂的丝毫异样,说明他的灵魂在「死而替生」的庇佑下坚如磐石。

    退一万步说,就算乐语的灵魂真的被圣剑撑坏了,他也可以用「死而替生」转移身体修复灵魂。虽然无法确证,但年轻人成长时会持续增强灵魂,年轻人精神持续增长就是最好的证据,也就是说乐语只要连续找几个年轻死囚养魂,是有可能将灵魂恢复至最佳状态。

    当然,以上都只是猜测。其实乐语之所以敢登天夺剑,是因为他以为圣剑辉耀会损害身体寿命,那他就真的可以随便乱用了——琴乐阴寿命耗尽关我乐语什么事?

    如果乐语的猜测全都错误,挥舞圣剑不得不付出最惨痛的代价,那乐语……也可以接受。

    他在这个世界挣扎求生到现在,留着这条命,可不是为了活成茶世隐那样可悲的人,而是为了活成他自己的模样。

    不需要拼命的时候,就不择手段活下去;需要拼命的时候,那就将命豁出去吧。

    “或许,我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

    乐语高举圣剑辉耀:“但我,绝对不能被这个世界改变。”

    神圣光柱刺穿云霄,辉耀万里!

    炎京的百姓,连连跪拜祈祷;

    城墙上的浴血守卫,已经忍不住抱在一起欢呼;

    正坐在涅若身上,压住涅若手脚不让他发疯的琴月阳,面无表情抬头望天;

    耀钟楼里的宁心媛和颜伊,相拥着望向曙光;

    东城门外的街道上,青岚、千雨雅、琴悦诗、黎莹、林雪坐在琴家车队里,神情复杂望向天边;

    外军骚乱不止,蓝炎拉着银古月的后颈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其他外军也紧急撤退,但没有人追杀他们。茶欢、谢尘缘、余客、百雨金……所有武柱将军都静静望着那一道庇佑辉耀千年的光辉,准备见证史诗的一瞬。

    “有道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乐语说道:“刚才我是臣,所以我死。”

    “现在我是君,所以……”

    “诸逆臣皆当死去。”

    圣剑,落下。

    (本卷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