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爷爷,你看,好可爱呀。”李明达掌心托着白生生的正在蠕动的蜂蛹,凑到了李渊跟前。

    这位经历过尸山血海,掌握过帝国权柄的老男人,此刻以极大的毅力,忍住了把那玩意给拂飞的冲动。

    勉强地笑着道。“小兕子乖,别玩了好不好,把它放回去吧。”

    “好吧,但是它们真的很可爱,爷爷你摸摸,软软的……”

    李渊绝望地仰头看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才在乖孙女那满是期盼的眼神中。

    小心翼翼地伸出了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戳了下,然后闪电一般的缩了回去。

    口中敷衍道。“嗯,是啊,是啊,是真软……”

    然后,就看到了程处弼走到了旁边去,那里有一个造型颇为古怪的灶。

    程亮则拿来了一口样式古怪的小锅,还提来了一个瓷瓶。

    程处弼把锅加到了已经生火的灶上,打开了瓷瓶,将里边的素油倒入了锅中。

    然后开始了在大唐贞观八年夏天的第一次炸蜂蛹。

    李明达显得十分乖巧而又安静地坐在程处弼的身边,新奇地打量着这一切。

    不过这位小姑娘倒没忘记身边的爷爷李渊,时不时地跟李渊说着悄悄话。

    把这位原本满脸不乐意的老爷子逗得合不拢嘴。

    看到了这一幕,程处弼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但是智商和情商绝对不是盖的。

    自己就她那么大的时候,呵呵……好歹也是称霸一条街的孩子王,谁当年不是少年才俊?

    #####

    滤干了水份的蜂蛹下到了七成热的油中,然后小火慢炸,随着程处弼轻揉的搅动。

    渐渐地,一股子诱人的香味,开始从锅中弥散开来。

    这样的香味,哪怕是久尝山珍海味的李渊,也忍不住隐蔽地咽了一口唾沫。

    忍不住又看了眼这小子,会的本事还真不少。

    “好香的味道,程三哥哥,什么时候可以吃啊?”李明达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两眼亮晶晶地看着油锅。

    “不急不急,慢慢来就好……正所谓慢功出细活,想要品尝到美食,就需要有足够的耐心。”

    程处弼观察到那些蜂蛹开始色泽渐渐地发生了变化,这才让程亮拿来了两个大盘子。

    然后小心翼翼地用笊篱,将这些炸得色泽变成了金黄色的蜂蛹,捞起滤掉了油渍。

    然后在上面洒上了细盐,当然也少不了程处弼自制的味精和香料。

    程处弼看到了李渊虽然在不停的咽着口水,但是犹自带着疑虑的目光。

    当先挟起了一只炸得金黄的蜂蛹塞进了口中一咬。

    外壳是那样的酥脆,而里边的肉质是那样的软糯香甜。

    “……好吃吗?”李明达这位小姑娘看着程三哥哥那副陶醉的模样,馋的都快要忍不住了。

    “殿下可以试试,不过小心,还有点烫。”

    “还有上皇,您也尝尝?”

    “哼,老夫先来,兕子乖,先让爷爷尝尝,好吃你在吃好不好?”

    李明达只能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期盼地等待着。

    李渊挟起了一只炸得张牙舞爪的蜂蛹,实在是不忍看,闭上了眼睛把这玩意往口中一扔一咬。

    李渊原本已经闭上的眼睛瞬间就瞪得像铜铃一般。那表皮的酥脆感,还有内里的软糯香甜,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而且还特别的鲜美,让人意犹未尽……

    “爷爷,该我了。”李渊正要下意识地往自己嘴里再塞一个,耳边传来了乖孙女不乐意的娇嗔声。

    老爷子这才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递给了李明达。

    “好香啊,真好吃,真香啊……”

    “不错,不错,想不到你小子居然连蜂蛹都能烹饪成美食……”

    李渊砸巴砸巴嘴,这么香的滋味,不整上二两实在不是滋味。

    “那个……程老三啊,你那酒中精华……”李渊挑了挑眉头。

    “还不赶紧给老夫来点。”

    “……”程处弼无可奈何地揉了揉眉心,就知道那酒中精华容易被这些好酒贪杯之徒惦记。

    唔……虽然李渊这个糟老头子有点讨厌。可好歹是李叔叔的亲爹,这样的大人物,自己可要笼络好。

    至少能不得罪就不得罪,想到了这,程处弼招来程亮,耳语两句。

    不大会的功夫,程亮提着一个瓷瓶和个小杯子走了回来。

    李渊端起了这曾经泡过自己前列腺的酒中精华,抿了一小口,瞬间两条眉毛都抖了起来。

    赶紧挟了两筷蜂蛹放到口中,半天这才顺过气来。“果然是好东西……”

    #####

    作为酒中精华的制作者与发明者,程处弼觉得自己还是要进行必要的提醒。

    “上皇您可得慢点喝,这东西劲太大,主要用途还是拿来治病不是拿喝的。”

    “知道了,老夫又不是没……咳,嗯嗯,这蜂蛹的确滋味不错。”

    程处弼脸有点黑地打量着这位大唐开国之君。难怪自己那段时间,总觉得酒精少得有点快。

    怕是某个不良老皇帝,指使唤手下人干滴,毕竟他真要亲自动手那也太掉价了。

    看到程处弼那仿佛能够洞察人心的目光,李渊不自在地活动了下脖子,恶狠狠地一眼瞪了回来。

    “怎么,你小子有意见?”

    “没,您老高兴就成。”程处弼能说啥,这可是特么的封建帝国时期,一不小心惹恼了当权者。

    指不定就要六月飞雪,罢罢罢,不就是点酒精吗?你们爱喝,爱酒精中毒关我屁事。

    最多也就把你们的不道德行为和黑历史写进日记里,揭穿你们虚伪的面纱,以供后人批判。

    程处弼看到了身边的程亮与程光也在不停的吞口水,频频深呼吸。

    干脆将剩下的蜂蛹也全炸了,让这两个家伙也能大饱口服。

    不过,等到打着酒呃,满面红光的李渊,与那挺着小肚子一脸满足的李明达离开时。

    那个马蜂窝的战获,最少让这对祖孙吃到了一半还多,程处弼还搭上了差不多半斤的酒中精华。

    忍嘴待客的程处弼恭敬地将这二位送出了一段距离后。

    李明达回过了头来嫣然一笑。“程三哥哥快回去吧,我和爷爷还要去看娘亲。”

    “等明天,我再来找你玩好不好?”

    “不好。”程处弼不加思索的就答道,只是一旁的李渊也同样吐出了这两个字。

    李明达看了眼程处弼,又看了一眼爷爷,委屈地撇起了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