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意思很明显,莫要让他儿媳妇发现端倪。

    “这,这不太好吧?明天臣还得入职。”程处弼一阵头大,自己又不是太监,可以自由出入皇宫。

    真要往宫中送酒,很容易被逮着,那岂不就暴露了?

    “那老夫一会派人随你出宫去取。再说一句不好,老夫踹你信不信?”

    “好,上皇您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程处弼一脸黑线。这个老头,简直无法无天。

    可自己能向谁投诉?李叔叔还是长孙皇后……

    嗯,就算投诉了他们也不能暴打这个黑脸老头一顿,到头来受伤害的还是自己这位无助的可怜人。

    “爷爷,你和程三哥哥再说什么呢?”蹦蹦跳跳地赶过来的李明达瞪大了充满好奇的黑眸。

    程处弼就看到了方才还一脸阴险奸诈的李渊,此刻笑得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白胡子老爷爷般慈祥。

    当然,如此他往脑袋上搭外红布,再描红抹绿一番后往床上一坐,真*狼外婆。

    “爷爷是在交待程三郎,让他记住了,给咱们家小兕子多做一些好吃的。”

    “爷爷对我真好。”可怜的李明达,并没有查觉真相,被这个老头给忽悠了。

    可偏偏程处弼什么也不能说,还得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只能心中暗恨。

    一定会把你这个老头,欺骗天真孩子这种恶劣行径,记在日记本里,你等着。

    抬头间,正好看到了一张艳丽明媚的俏脸从殿中探出来,正是武媚。

    程处弼不禁一乐,朝着武媚招手摆了摆,这种不伦不类的举动。

    换来的是武媚一个可爱的白眼,然后又缩回了殿门后,继续扮演端庄娴静的宫女。

    不过,那眉梢眼角,荡漾起来的甜蜜,就算是瞎子也能够查觉端倪。

    某对吃瓜看戏的中年夫妇,不禁相视暗暗一笑。

    #####

    “武媚,程三郎似乎有事寻你,你且去吧。”温婉贤淑的长孙皇后淡然一笑吩咐道。

    武媚赶紧敛身一礼。“奴婢遵命。”心头微微一甜,亦越发地感激这位仁厚的皇后娘娘。

    移步出了甘露殿,正好看到程处弼单膝跪地,笑眯眯地朝着那位深得帝后与太上皇疼爱的晋阳公主说着什么。

    这位可以说是集千万宠爱于一身的晋阳公主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还伸出了手指头。

    刚刚跟程处弼勾了两下,就被站在一旁,满脸不乐意的太上皇给抱走。

    “好啦小兕子,咱们给你娘亲和爹爹尝尝小鱼干去好不好?”

    “好,来,爷爷你先尝。”李明达咯咯地笑着,拿起一块小鱼干塞进了李渊的口中。

    可把这位黑脸老头给乐的不行,连称好吃。

    看着他们入了甘露殿,武媚这才转过了头来,看向那起身拂尘的程三郎。

    “来,过来,我这也有好东西给你。”程处弼看了一眼甘露殿,蹲了下来打开食盒的最下面层。

    取出了一个颇有份量的油纸包递了过去。“这是给你的。”

    “给我的?”武媚扭头看了一眼甘露殿方向,打量着手中那个份量颇为实沉的油纸包。

    “这么多?”

    程处弼嘿嘿一笑,看向武媚娘,哪怕是今天看到这位靓丽妩媚的少女继续装凶。

    老程家的情商担当,终于强忍住了不发表意见,而是向武媚娘小声地解释道。

    “你在宫里,也要跟人交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不过我炸的小鱼干可是一绝,便是公主殿下和太上皇都赞口不绝。”

    “你自己喜欢吃,就多吃点,若是觉得一般,可以分一些给你身边的同伴,也算是套套交情吧。”

    程处弼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抿抿嘴。“大佬爷们想要关系好,一顿酒食解决不了就两顿。”

    “可女孩子之间怎么套交情,我实在不懂,你就将就将就……”

    说到了这,程处弼抬眼看向武媚,看到她的脸红彤彤的,不禁微愣。

    “被齁着了?”

    芳心仿佛被小鹿乱撞,俏脸越来越烫,整个人仿佛都感觉被暖洋洋的幸福情绪所包括的武媚。

    原来,被人如此关切的感觉,可真好,看他那副傻呼呼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憨样,真可爱。

    刚刚将一块酥脆香甜的小鱼干,放进了口中美滋滋地品尝着,就听到了“被齁着了?”

    “???”武媚直接就风中凌乱。神特么的被齁着了,你这个傻子,瞎了眼的大傻子!

    姑奶奶我是幸福满足到快要被你感动得流泪好不好?!结果你居然问我是不是齁着了?!

    看到原本俏脸酡红的武媚陡然眼中射出瘆人的凶光,整个人就如同一只炸了毛的猫咪。

    吓得威武雄壮,英武不凡的程老三警惕的后退一步。这个女人,又想干什么?

    “程三哥,你如果不会说话,能不能别说?”缓了好半天,武媚这才幽幽地吐了句温柔的槽。

    程处弼直接不过乐意了。“女人,你什么意思?关心你还不乐意?小鱼干还我。”

    “不给,你休想。”武媚护食地紧抱着怀中的油纸包,露出了六枚上齿,

    一副你敢伸手,小心本姑娘下口的凶悍架势。

    #####

    程处弼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女人,果然比医学更加的难懂,怕是比数理化更难理解。

    就在程三郎唏嘘感慨的当口,一只白藕般的胳膊伸了过来,那葱白一般的指头,捏着一块小鱼干。

    就看到武媚踮起了脚尖,另外一只手保护着怀中的小鱼干,一手伸到自己口鼻前。

    看着那张巧笑嫣然的俏脸,波光琉璃的杏眸,还有那块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小鱼干。

    程处弼很谨慎,又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双手负于身后,身体前仰,张嘴,将那枚小鱼干咬住……

    甘露殿门外,大唐皇帝陛下身边最忠心耿耿的毛胡子侍卫头子赵昆。

    眼睁睁地看到了这一幕,甘露殿外,那遍地金黄间杂着其他颜色的菊花。

    高大的古树,渐渐地散落入叶片,被阳光久晒而显得有些慵懒的秋风,轻柔的拂过。

    仿佛也不愿意惊动,那两位在这美好的画面中就此定格的年轻人。

    赵昆的脸陡然一下子黑了下来,总这可是皇宫里边,你们两个年轻人不怕挨收拾是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