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病房内的几位长辈,瞬间总觉得哪里不对。嗯,胡言乱语的程老三又出现了。

    之前还觉得此子的行径颇为英武伟烈,可听他这么一叽叽歪歪,让人总想一大脚射过去。让他滚远……

    “程三哥哥!”李明达亦听清了这个声音的主人,顿时两眼一亮,欢叫出声来。

    “殿下?”程处弼停止了跟两个忠仆讨论蜂蛹这种美食的问题,殿下既然在。

    要么李叔叔蹲在里边,要么就是李渊蹲在里边,这二位大佬都不好惹。

    程处弼赶紧收起昂扬豪横的步姿,示意两位忠仆识趣点,这才快步朝着病房走去。

    然后小心翼翼地掀开了病房的帘子,探头一瞅。

    两个黑脸的老头,皮笑肉不笑的盯着自己,吓得程处弼下意识地缩了回去。

    卧槽,这俩老汉怎么都在此地,要不我先去买几个橘子再回来?

    “???”病房中的所有人都懵了。这小子嘛意思?怎么就跟见了鬼似的。

    “程老三,还不给我滚进来!”李渊不乐意地皱起了眉头,这个混帐小子是嘛意思?

    程处弼只能硬起头皮,拱进了病房,老老实实地摆出最怂的姿势。

    “来了来了……微臣,参见上皇,参见陛下,参见娘娘,参见殿下。”

    “见过程三哥哥。”已然从榻上下来的李明达乖巧地走到了程处弼跟前一礼。

    “殿下使不得。”程处弼赶紧侧身一让,又还了一礼道。

    看到程处弼进来之后,颇为老实,李渊与李世民这才不约而同地摸着胡须微微颔首。

    行了礼起身的李明达,好奇地歪起了脑袋打量着程处弼。“程三哥哥,你刚刚是在说我吗?”

    “???”程处弼一脸懵逼。我说啥了我?眼珠子鬼鬼祟祟一转,看到三位长辈也表情迷茫。

    “你刚才就是说我了。你说你有好吃的,洒上点盐和香料,那滋味,能把隔壁小孩子都馋哭了对不对?”

    李明达翘起白嫩嫩得犹如葱白般的手指,指了指病房外面。

    “刚刚你在外面说的,而我就在你的隔壁,你说的不是我还能是谁?”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这样的逻辑,这样的脑洞,程处弼都想跪了。

    小姑娘,你不是逻辑天才,你简直就是逻辑鬼才好不好?

    “好好好,兕子说的好,说得有道理,哈哈……”宠孙女狂魔李渊老怀大慰,笑得份外爽朗。

    李世民也是满脸的宠溺,当然还有骄傲。这是俺闺女,就是聪明,就是能说会道。

    “殿下舌辨无比,臣水土不服,就服您的聪明才智。”

    程处弼单膝着地,方便直视李明达那张婴儿肥的小脸蛋,一本正经地道。

    长孙皇后手捂住了额头,这个程老三,偏偏这话还没毛病。

    李世民牙疼般地吸了口气,第一次听到水土不服还能这么用。

    #####

    李明达快活地笑了起来。“程三哥哥,你说的美食已经馋到我了,我要吃……”

    程处弼脸色有点黑。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房病内这几位长辈。

    李叔叔似笑非笑,长孙皇后似乎在假寐,李渊阴测测地瞪着自己。都不说话,好歹给我点暗示啊?

    “那个,那东西叫蜂蛹,好吃是好吃,但是臣担心殿下吃不习惯。”

    “程三哥哥你敢吃吗?”李明达有些犹豫地眨了眨眼,小声地问了句。

    程处弼直接就呵呵了。“殿下,这玩意我常吃。”

    “那我也敢。”李明达瞬间就昂起了可爱的小脑袋瓜道。

    “蜂蛹真能吃?”长孙皇后不淡定了。这两位大佬爷们不说话,自己这个当娘的必须站出来。

    “娘娘,那东西可是极好的营养品,十分的滋补。

    臣这些日子一直在想着找什么适合给您补身子的,这东西就很合适……”

    “???”长孙皇后不乐意了。脸色有些不好的打量着程老三,这小子啥意思?

    “那个,程老三,莫要在此扰了内子休息。”李世民若不是顾忌亲爹和娘子在此,大脚尖铁定会踹过去。

    “哦,那臣告退。”程处弼听得此言,赶紧窜了出去,呼吸着外面自由的空气,真好。

    但是,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程处弼有点迷地看了一眼身后的病房。

    不对啊?老子是来给病人做检查的,你们凭什么把我赶出去?

    看到程处弼刚刚掀帘出去,这才觉得稍稍松快的李世民却看到程处弼又窜了回来。

    直接不乐意了。“你小子什么意思,让你出去你又钻进来做甚?”

    “我得给娘娘做检查,二位陛下,你们是不是……”程处弼努力严肃自己的表情。

    目光严肃得就像当年面对医闹患者的院办主任。

    “……”

    #####

    “爹爹,我想去尝尝,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站在病房外面,李明达抱着李世民的腿,开始左右晃动。

    水汪汪的明眸,可怜的眨巴着,那软嫩的嗓音,更是能够将铁石心肠给融化掉。

    李世民笑眯眯地蹲了下来,轻刮了刮李明达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好好好,那爹陪你去。”

    然后,闺女消失在眼前,出现在了父皇的怀抱中。

    就看到了父皇一脸振振有词地道。“皇帝,你还是先去处理公务吧,国家大事,亦是耽搁不得。

    这样的事情,交给老夫就行了,小兕子乖,爷爷带你去好不好?哈哈哈……”

    看着被亲爹夺走的亲闺女,李世民的脸直接就黑了。

    突然之间觉得,这个老跟自己抢闺女的亲爹是辣么的讨厌。

    长孙皇后的身体恢复得相当不错,嗯,虚宫早就已经出来了,营养跟得上的情况下。

    很快就能够恢复正常,出于安全考虑,程处弼觉得最好多等两天再拆线。

    毕竟这位可是大唐最珍贵的VIP女患者,一点小瑕疵都最好不要有。

    “娘娘到得今天晚上,若是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就可以下床活动活动。”

    “这,会不会太快了?”刚好从外面步入病房的李叔叔不禁有些错愕。

    “不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吗?”

    “叔叔,这是手术,手术之后,病人一定要适量的活动,这才能够增强体质,恢复身体机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