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程富听得此言,差点脚下一个踉跄摔个狗啃屎。神特么的爱害者,地上那些都是行凶者吗?

    不过看那满地的勋国公府伤残人士,程富很有范的大手一挥。

    二十多名程府家丁极有默契地抄起武器,裹挟着那三位少年俊杰,消失……

    留下了气宇轩昂,脚步不丁不八的程三郎和一地的倒霉鬼。

    以及那个刚刚被三个熊孩子,撵到墙角抱头缩脖的勋国公世子张懿。

    一想到要见官,身为大唐卢国公第三子的程处弼不由得下意识地有点紧张。

    就有点像前世正在打架斗殴,有人报警喊来了110的感觉。

    怎么办?万一爹知道自己刚一回家就惹事,程处弼想到亲爹那至少四十四码的大脚,不禁有点心慌。

    目光落在了那捂着脑袋上被敲出一道红杠,吡牙咧嘴缓缓起身的张懿身上,顿时两眼一亮。

    “姓张的,来,我们继续讲道理?”

    被揍得晕晕呼呼,还没注意到周围动静的张懿,第一时间保持抬手护脸的姿势。

    “程三郎,咱们讲道理就讲道理,别放你那三个弟弟过来成不成?”

    程处弼脸都黑了,差点就想一耳光给他抽过去,神特么的放弟弟,那是老子的弟弟,又不是哈士奇。

    “那行,一会衙门的人就要过来了,你不想回府再挨你爹一顿收拾,不想你爹被御史弹劾,最好咱们串下口供。”

    #####

    不大会的功夫,一名长安县捕头,领着七八名捕快挤出了人群,目光一扫。

    看到那满地的壮汉,再看那锦衣华服的高大英武年轻人,还有同样锦衣华服,却瘦得只有一把骨头的年轻人。

    眼睛瞬间瞪得像铜铃,亲娘哎……那不就是之前来过县衙里办事的程三郎吗?

    旁边那家伙锦袍玉带的,一看也是非富既贵的主,哪个都不是咱们长安县能惹得起的。

    早知道这样,自己就该走得慢点,让金吾卫的那帮铁憨憨先赶过来处理。唉……

    可是既然来了,只能硬起头皮上前。“原来是卢国公府的程三郎,敢问这是怎么回事?”

    程处弼嘿嘿一乐,伸手将那满脸幽怨与憋屈的张懿扯了一把。

    “我跟勋国公的世子张大郎有点小小的误会,现在已经解决了,是吧张大郎?”

    看着程处弼那威摄力十足的表情和目光,看着这满地的勋国公府护卫家丁。

    真要是闹大了,自己就特么成为勋贵圈的笑话,张懿只能饱含着怨愤的泪水,艰难地点了点头。

    势比人强,老子先怂,等着,回家我就告诉我爹,你们程家几兄弟一块欺负老子。

    “哦,原来是二位公子之间的一场误会,二位公子没事就好,那没什么事,小人就先告退了?”

    “嗯,有劳捕头巡视本坊治安,辛苦了。”程处弼作为热情好客的程家人,基本的待人接物礼貌必须要有。

    “哪里哪里,那小人告辞,告辞……”捕头受宠若惊地赶紧回了一礼。

    目光扫过那个犹如呆若木鸡的勋国公世子张懿,啧啧啧,看看,还是卢国公府有教养。

    捕头一撤,那满地的壮汉们也终于站起了身来,

    张懿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程处弼。“那咱们……”

    程处弼看到大唐的执法队伍撤退,顿时胆气一壮,手指朝着那怂得一逼的张懿戳了戳。

    “我说张大郎,你最好招子放亮点,我们老程家周围这一片,你最好别再来闹事,不然,老子见一次抽你一次。”

    张懿啥狠话也不敢放了,只能朝着程处弼憋屈地点了点头。

    气急败坏地扭头就走,倒还不忘记拿袖子遮掩着脸上的伤处。

    程处弼收回了目光,正要朝家走去,却突然听到了一声叫唤。

    “程三郎,好汉子,干得好。”

    “就是,那种货色,就该收拾……”

    “程三郎慢走……”

    “你那三个弟弟也是好样的,老程家,都是好汉子。”

    看到街坊四邻投来的赞许目光还有翘起的大拇指,程处弼一时间都差点走出了同边手。

    唔……有点尴尬,赶紧挤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朝着四周一抱拳,这才快步而去。

    这种和睦的邻里关系,实在是让程处弼觉得这个家的氛围是如此的亲切与详和。

    没想到,三个调皮捣蛋的弟弟居然也获得了好评,实在是……好吧,不愧是家风严谨的老程家。

    #####

    程咬金快马加鞭地策马赶到了府门前停下,灵活地一个翻身跃下了马来。

    将缰绳扔给了亲兵,抬腿朝着台阶之上行去,朝着那守在门口向自己行礼的家丁问道。

    “老三呢,那小子回来多久了?”

    “老爷,三公子不仅回来了,刚还跟人打了一架。”守在门口的家丁赶紧迎上前一礼道。

    程咬金差点没让台阶给卡着,脸都黑了。亲儿子回家的喜悦瞬间冲走了一小半……

    老三这小子,怎么越来越像他那两个哥哥了?

    “老爷,是有帮子混帐玩意跑到咱们街坊家闹事。三公子看不惯就揍了他们。”

    “居然敢在老子府邸周围闹事?”程咬金扫帚眉一扬。“是哪家的王八蛋。”

    “勋国公家的。”

    “哟,哈哈,干得好,不愧是老夫的好儿子。”程咬金呵呵一乐。

    没再理会,大步朝着府门内行去。

    收到了消息,亲爹已然到家的程处弼只能暂时放弃教训那三个弟弟,一转身。

    三位少年俊杰英雄好汉瞬间消失,不知道又野到哪里去了。

    程咬金看着那快步行来的程处弼,露出了老怀大慰的笑容。

    拍了拍程处弼那结实的肩膀,上上下下打量几眼道。

    “哎哟,你小子,怎么感觉你似乎更壮实了,咦……这是伤着了?”

    程咬金看到了程处弼手背上浸血的小伤口,不禁关切地问了句。

    “爹,刚才我把勋国公家的张懿给揍了。”程处弼突然之间,心里边有点犯虚。

    面对着这位粗中有细的亲爹,程处弼觉得有些事情还是直接说的好。

    看到老三如此痛快的就承认犯了事。程咬金不由得一乐,挑了挑眉,笑眯眯地问了句。

    “他惹的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