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到这位程三郎不乐意地翻着嘴皮子叽叽歪歪。

    被喷得狗血淋头的家丁无可奈何地赶紧扭头而去。“行,您说行就行,小人这就去……”

    一边走一边拿袖子抹着脸上让程处弼喷的一脸唾沫星子。

    难怪自家公子说这程老三欠揍,嗯,是真的欠。

    不大会的功夫,二哥程处亮与那名家丁连袂而至,手中还提着程处弼的治疗箱。

    “来,帮我把这伙计给扔榻上,得给他好好检查下,希望这哥们的小腿还没有完全萎缩……”

    程处弼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由于牛韦陀是脚踝部位有部份保留。

    加上他或许平时还经常活动,所以小腿萎缩得并不是很厉害。

    而且,牛韦陀,倒真不亏他这个名字,长得牛高马大的,身形十分魁梧强建。

    怕是不比牛伯伯的体格差,一百七八十斤的壮实汉子,也是位有梦想的人,不想在家当死宅。

    这个可以理解,不过同时,程处弼也想要好好地找牛叔和牛婶聊一聊。

    或许,正是他们得见到了唯一的儿子负伤之后,强烈的内疚感,心疼与自责。

    让他们不敢再让儿子去轻易涉险,只期望这个已经伤了腿的儿子能够一辈子平平安安。

    老人的想法,没错,但作为年轻的牛哥,他的想法也同样没错。

    怕是这才是问题的核心,程处弼不禁挠头,本以为就是牛哥有点心理压抑,结果不是病是家庭问题。

    #####

    检查完毕,程处弼记下了详细的尺寸,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牛哥的房间

    跟二哥一起来到了前厅,就看到两位老汉正喝得面红耳赤十分嗨皮。

    程咬金看到了步入厅中的老二与老三,冲老三打了个眼色。

    程处弼用无比坚定的表情,朝着亲爹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程咬金一脸懵逼的看着亲儿子翘起手指头在那不停的比划,愣在瞅了半天没能瞅明白啥意思。

    “老三你个大佬爷们翘个兰花指做甚?”身边的二哥程处亮有点不乐意地拿胳膊肘怼了程处弼一下。

    程处弼脸直接就黑了。神特么的翘兰花指,老子是娘炮吗?

    老子是雄性荷尔蒙分泌极度旺盛,每天晨起都能够昂扬出剑的热血男儿好不好?

    这是OK,OK……好吧,果然,代沟不用挤就特么的深不见底。

    “爹,成了。”程处弼只能用直白的语言告诉亲爹这个好消息。

    黑着老脸的程咬金抹了抹额头上生生给吓出来的冷汗,总算是松了口气。

    一会等回了府得好好问问,老三这愣小子该不会在九成宫那破地方闲出啥妖蛾子了吧?

    “我家那小子……”看到了这二位过来,牛叔叔不禁有些担忧地问道。

    程处亮颇为有些得意地道。

    “叔叔宽心就是,牛哥就是不太适合我们老程家的秘制三勒浆,喝大了而已。”

    “那就好,唉……那孩子,就是太实诚,唉……”

    “你这话啥意思?我们老程家就不实诚?”亲爹程咬金直接就急了。

    牛进达直接给气笑了。“老夫是那种说话带刺的人吗?”

    程咬金哈哈一乐,又跟牛进达碰了个杯一口抽干,挤眉弄眼半天才道。

    “知道为何我今日急匆匆的把老三提溜过来吗?”

    看着程咬金突然严肃起来的表情,牛进达错愕地看向程处弼。

    程处弼朝着这位跟亲爹斩鸡头烧黄纸的牛叔叔腼腆一笑。

    牛进达有些激动,可又有点忐忑。“莫非,程老三你连这也能治?”

    不待程处弼说话,老爹就先替自家儿子打起了广告。

    “我家老三说,他有办法给断手断足之人,弄出假脚,行为举止,与常人无异。”

    “真的?!”牛进达腾的一下子站起了身来,激动的都有些手足无措。“程三郎,我家韦陀的脚……”

    “我已经乘着牛哥喝大,仔细地给他做了检查,他的缺损,可以用义肢来弥补。

    的确可以做到行走坐卧,甚至奔跑跳跃都不会有问题。”

    “真的?”这话不是牛进达问的,而是二哥程处亮,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没有想到,二哥居然如此置疑自己,难道之前只押了自己十贯。

    程处弼不乐意地扭开了头。“别理我,我不跟兄弟之情只值十贯的人说话。”

    “???”程处亮的脸直接就黑了。张了张嘴,咦,好像老三还真没说错。

    程咬金没理会这对正在斗嘴的亲兄弟,看到那牛进达激动得手足无措的模样赶紧劝道。

    “坐下来,你激动什么,就算我家老三能治,也得你家韦陀自个乐意。”

    “韦陀那小子是个实在的好孩子,就是性子太拧巴,十头牛也拽不动的那种。”

    #####

    “那,那怎么办?那我亲自去劝劝。”牛进达坐立不安的道。

    “你劝得动?”程咬金眼皮不抬的给牛进达又满上了一杯酒道。

    牛进达张了张嘴,颓然地叹了口气。“那小子就是头倔驴。”

    看到亲爹投来的目光,程处弼悄眯眯地摇了摇头,有些话,着实现在不适合当面说。

    程处弼是实在人,但好歹也是位知道进退的老程家情商担当。

    “没事,先别急,我家老三既然说能治,那就没问题,是吧老三?”

    “对,牛叔叔你不必着急,等我先回去,将适合于牛哥的义肢制作好,到时候再劝也成。”

    “好好,那就有劳贤侄你了,这份恩情,我老牛……”

    程咬金不乐意地把酒杯往案几上一顿喝道。

    “别说话,你他娘的说多了就是不把咱们几十年过命的交情看在眼里。”

    “再多客气一句,老子翻脸走人你信不信?”

    这话让牛叔叔抿紧了嘴,啥也不说,暴起青筋的大手高高抬起啪啪啪,泰山压顶三连击。

    程处弼的脸直接就黑了。感受着那沉重到令肩膀生疼的力道,牛叔你犯得着这么实在吗?

    有本事拍我爹去啊?看你们俩谁力气更大点,别老拿小辈当出气筒。

    日!这是一个名词,现在是下午,正好可以看到下午四五点钟的太阳,很温暖,也很安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